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是姜芙白杏的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橘子软糖”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明月公主听到宫女的禀报,从榻上起身。她年纪比许蕴还要稍大一些,一身素衣,头上也没佩戴太多首饰,只用根玉簪挽住头发。只是和她的素净形成对比的是她脸上的红斑,大片的红斑从眼睛蔓延到耳际,衬得她宛如恶鬼。许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明月公主连忙从宫女手中接过面纱,只是那面纱盖得住脸,却盖不住眼睛,几片红斑还是露...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精彩章节试读


赛龙舟是京城一年一度的盛会,许蕴的三个哥哥也都回来了。

因着许家是跟小太子一组,许家公子们每隔两日就会进宫一次,皇上专门辟了一个湖出来,给太子练习。

这是太子第一次参加赛龙舟,不求夺冠,但成绩也不能太差。

许蕴跟着几个哥哥入宫,她不耐烦在日头底下看着,带着丫鬟去了摘星殿。

“公主,许家姑娘来了。”

许皇后共有一儿一女,小太子年仅十二,是皇上唯一的皇子。

除了小太子,她还有个女儿。

明月公主听到宫女的禀报,从榻上起身。

她年纪比许蕴还要稍大一些,一身素衣,头上也没佩戴太多首饰,只用根玉簪挽住头发。

只是和她的素净形成对比的是她脸上的红斑,大片的红斑从眼睛蔓延到耳际,衬得她宛如恶鬼。

许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明月公主连忙从宫女手中接过面纱,只是那面纱盖得住脸,却盖不住眼睛,几片红斑还是露了出来。

“表妹怎么有空入宫来了?”

明月公主声音温柔,微微垂着头,不想让脸上的红斑露出来。

许蕴似是看不出她的难堪,上前挽住她的胳膊,“自然是想表姐了啊。”

“促狭鬼!”

明月公主没什么玩伴,旁人看到她的脸都会做噩梦,只有许蕴不害怕她。

许蕴进宫的日子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表姐你不知,最近我又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小姑娘,若你见了也定会喜欢她。”

许蕴拉着明月公主的手跟她说姜芙,还把姜芙送她的香珠给明月公主闻。

“看,这就是阿芙妹妹做的,我知道表姐喜欢玫瑰香,特地给你挑出来的。”

明月公主伸手接过,她虽因容貌有瑕整日关在宫殿里,但帝后宠爱,她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自然练就了一双火眼。

玫瑰香珠入手,明月公主就知这是极品。

“很好闻。”

“是吧!阿芙妹妹真的很厉害。”

许蕴笑眯了眼,明月公主夸姜芙,比夸她还要高兴。

毕竟她可是第一个知道姜芙特别之处的人。

明月公主从未见过许蕴这副模样,心里对姜芙产生了好奇。

“若有机会......”

她想说若有机会见一见那姜四姑娘,但想到自己鬼刹般的脸,明月公主闭上了嘴。

“这玉镯是母后赏赐我的,你替我送给姜四姑娘,她的香珠我很喜欢。”

“好!”许蕴当没听出明月公主的话外音,笑着接过。

两人说了半天话,临近午膳的时候许蕴离开了。

明月公主不习惯在旁人面前摘掉面纱,许蕴来宫里这么多次,都没用过午膳。

她很心疼这个表姐,明明是金枝玉叶,却要缩在宫殿里,见人都要小心翼翼。

若叶老太医还活着就好了,他医术比谢老太爷还好,说不定有办法治表姐的红斑。

然而叶家满门抄斩已经近三十年,说这些早就没有了意义。

许蕴从摘星殿出来,在宫门口遇到了萧荆。

她和萧荆并未见过几次,更谈不上说话了。

许蕴弯腰行了个礼就要离开,却被男人叫住。

“许大姑娘。”

“萧三爷?”

许蕴表情有些诧异。

他们应该不熟吧?

“赛龙舟那天,许家可定好包厢了?”

许家虽然出了个皇后,但京城显赫的家族多得是。

看赛龙舟最好的包厢早就被人提前定下,许家还真不一定能抢得过。

许蕴不懂萧荆为何会问她这个,一头雾水的点头,“母亲已经定了御景楼的乙字包厢。”

御景楼的包厢分甲乙丙三级,甲字包厢视野最为宽广,可也最为难定,只有三间早就被权贵们抢光了。

就连这间乙字包厢都是许夫人提前半年才定上的。

萧荆了然,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

“这是甲字包厢的牌子,萧某要比赛用不上,空着也是浪费,许大姑娘可以多请些闺阁好友一起观看。”

“啊?”

许蕴盯着手中的牌子,这下是真的懵了。

萧荆怎么会送牌子给她?

而且还是御景楼最难订的甲字包厢。

丫鬟春雨脑子活泛,想到了一个可能。

“姑娘,您说会不会是萧三爷喜欢您?”

“说什么浑话!他眼瞎了才能看上我!”

许蕴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萧荆不近女色肯定是眼光甚高,自己容貌一般,家世也平平,萧荆怎么会看上她。

不过小丫鬟的话也给她提供了一条思路,萧荆让她邀请闺阁好友,她平日里玩得朋友确实有几个,但能称得上好友的也只有姜芙一人。

难道萧荆真正的目的是姜芙?

许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之前萧荆跳水去救姜芙她就觉得奇怪了。

萧家三爷是什么样的人,贵女死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眨下眼睛的,哪里会好心救人。

他救姜芙不是因为离得近,而是他看上了姜芙。

许蕴死死捂住嘴,压下口中的惊叹。

阿芙妹妹那样的美貌性子,萧荆喜欢再正常不过。

只是阿芙妹妹是萧玉璋退过亲的未婚妻啊,差点要叫他小叔叔的,他怎么能下得去手。

许蕴纠结的看着手中的牌子,只觉得这是块烫手山芋。

她怎么能把阿芙妹妹那样娇媚的人儿往虎口里送呢。

萧三爷真是个禽兽!

......

姜家大房。

姜瑶和姜琳试着衣服,赛龙舟比谢家的赏荷宴还要热闹,最重要的是京城的郎君公子哥都要参加,是各家女娘选夫婿的时候。

姜瑶挑花了眼,总觉得哪件都差点,衬托不出她的美貌。

“这花样也太老气了,锦绣坊怎么选的料子!”

姜瑶手中的衣裙是个浅绿色的,其实并不老气,只是她看到这绿色就想到姜芙。

若自己有小贱人那张脸,何愁找不到佳婿。

姜瑶眼中恨恨,拿剪刀把那衣裙剪烂心里才顺畅。

“娘,您得早些把姜芙嫁出去了,林学士的身子骨可撑不了多久。”

她要姜芙嫁给糟老头子日日被折磨,当寡妇可不行。

那是享福。

严氏点头,“已经跟你爹说了,等端午过后就设宴请林学士来家里,他见了人自然会来提亲。”

“那就好!”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