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赌神:暹罗风云录

小说《赌神:暹罗风云录》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瑾龍颜”,主要人物有郑诗生郑义丰,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看到姑母欲言又止,眼里满是悲伤的神色,懂事的郑义丰笑着对姑母说:“阿姑,你说。”“阿姑家内,粮食也无多,无法再养多一个人,你得回家去了。”姑母说完,早已泣不成声。“阿姑,我每日只食一顿就好,决不多食米...

阅读最新章节

“娘,你看他年纪尚小,出去也无法自己谋生,能不能让他在咱家,到十一二岁,才让他自己出去闯?”姑母跪在婆母面前,替郑义丰求情。

“不能,再留他,我的牛迟早得死了。赶紧的,打发他离开。”婆母看也不看姑母一眼,丢下了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姑母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娘家就剩这么一个种了,如若出去饿死了,那日后到阴间,怎么跟父母交代?

晚上,十岁的孩子牵着吃得肚子圆鼓鼓的老黄牛,手里提着满满的一篮翠绿的青草,兴高采烈地回来了。

“义丰,阿姑有话跟你说。”姑母看着正在拴牛的郑义丰说。

看到姑母欲言又止,眼里满是悲伤的神色,懂事的郑义丰笑着对姑母说:“阿姑,你说。”

“阿姑家内,粮食也无多,无法再养多一个人,你得回家去了。”姑母说完,早已泣不成声。

“阿姑,我每日只食一顿就好,决不多食米。”一听姑母让自己回家,已经在家饿怕了的郑义丰赶紧对姑母表决,一天只吃一顿饭就满足了。

“可是一顿,阿姑也无办法啊!”姑母说着,双手掩面“呜呜呜”地大哭了起来。

看到姑母为了自己的生活,伤心流泪,善良的郑义丰走过来,用自己那破破烂烂的衣袖,去帮姑母擦泪。

“阿姑,我走,我回去。”他似乎读懂了姑母哭声里的无奈。

为了不让姑母难做,他决定离开姑母家。

已经一年多没回家的郑义丰,背着自己的几件破衣服,回了淇园乡。

刚踏入巷子,正在门口织布的阿客婶看到了背着包鼓(注:用布包裹着的布包),满脸污垢的郑义丰走进了巷子。

“义丰,你咋回来了?”阿客婶惊讶地看着郑义丰问。

她知道一年多前,他去了后拢和安寨帮姑母干活换口饭吃。

“姑母家没米了,让我回家。”郑义丰不敢看阿客婶,怯怯地说。

“这可怎么办?”阿客婶说着,竟然“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阿客婶,这是怎么啦?我娘呢?”看到自己家大门上锁,郑义丰不解地看着阿客婶问。

“你去你姑母家后,你娘靠乞讨为生,后来有好心人介绍,她改嫁到澄海县南界乡去。”阿客婶一边说,一边用衣袖擦着眼睛。

“阿客婶,你可有我娘地址?”听到母亲改嫁到澄海县,郑义丰第一反应,就是要看看母亲过得好不好。

“有,有,你等着,我去找找看。”阿客婶慌慌张张地走进内屋,去找佘氏走时留给她的纸条。

站在阿客婶门口的织布机旁,十岁出头的郑义丰此刻一片茫然。

父亲客死南洋,哥哥又失踪,不知死活。

家里的两个伯父,一个饿死,一个病死。

现在母亲也改嫁他乡,偌大的郑家,就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十岁的郑义丰,孤苦无依,手里拿着阿客婶送的几个番薯,兜里揣着母亲改嫁的地址,踏上了寻母之路。

阿客婶给的几个生番薯吃完了,只能靠着乞讨,一路风餐露宿,终于到达了澄海县。

当佘氏看到高了半个头的儿子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激动得直颤抖。

她从屋里跑了出来,抱紧了儿子,嚎啕大哭。

站在一旁,一直用恶狠狠的眼睛看着郑义丰的继父对着嚎啕大哭的母子大声地吼:“好了好了,别哭丧了。”

佘氏听到丈夫严厉的吼声,怯怯地松开了抱住郑义丰的手,同时止住了哭声。

他用衣袖擦了擦眼泪,低声问:“你怎么来了?”

“娘,姑母家没米了,让我回家来,我找不到你,阿客婶才给了你的地址。”郑义丰哽咽着对母亲说。

继父听到郑义丰说是邻居给的地址,他双眼瞪得像牛眼,咬着牙恶狠狠地看着佘氏说:“你倒还留一手,还把地址给他留?”

“我嫁你的时候不就说了嘛,我还有两个儿子,虽然一个失踪,但还有一个的呀。”佘氏被丈夫一呵斥,怯怯地低声辩解。

“那时你说他在姑母家,我以为不会回来了的。”继父继续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我没说不回来,他只是暂时在姑母家而已。”佘氏直视着丈夫,毫无怯意地说。

看到佘氏突然毫不畏惧,继父讪讪地说:“那不能白吃饭,田里的活,家里的活,都得给我干。”

听到丈夫转了口,佘氏眼里终于露出了悦色。

“义丰,这是你继父,你以后喊爹”佘氏指着还满脸怒气的继父,对郑义丰说。

“娘,我能喊他叔吗?”倔强的郑义丰不想喊继父为爹。

看到刚才继父那副嘴脸,他清楚,母亲呆在继父家,只是为了一口饭。

如果出去,一个女人家,非得饿死不可。

她在继父家,忍辱偷生,为的就是活命。

等以后自己长大有本事了,一定把母亲从继父家解救出来。

造好多好多的房子,雇好多好多的奴婢,让母亲享福。

不到十一岁的郑义丰,此刻站在继父的屋檐下,暗暗从心里发了誓。

在继父家的这一年,郑义丰尝尽了人间苦楚。

吃不饱,睡不暖,一言不合,皮开肉绽。

每天夜里,母亲拿着膏药,偷偷来到厨房间的草垛上给他上药的时候,都是捂住嘴巴,屏住哭声,哭得近乎晕厥。

佘氏的心里,痛得无以复加。

命运对自己,对孩子都是如此残忍?

一边偷偷给郑义丰上药,一边还得注意听门外的动静。

一旦被丈夫知道又来帮郑义丰上药,又哭了,自己也得挨打。

每顿吃饭,继父一个人稳坐在桌前,桌上的菜,只能他吃剩了,佘氏母子才能动筷。

如果他全吃完了,佘氏母子就吃番薯。

母子寄人篱下,苟且偷生。

虽然每顿也算是有饭吃,可是这种非人的折磨,还有每次都让母亲都难做。

郑义丰决定,离开继父家,自己到外去流浪。

他暗暗发誓,等哪天,自己有能力了,一定来把母亲救出火坑。

小说《赌神:暹罗风云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