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叫做《阴历十五的时候》是“宫慈拥”的小说。内容精选:才知道,我爸每次用我头发喂了鸡之后,都会把公鸡抓出来往后院的水潭子里扔。我家院墙是个圆形不假,但是圆形封口儿的位置上连着一面光秃秃的山壁...

阴历十五的时候

阴历十五的时候 免费试读


用黄纸包好,还拿朱砂笔往上记号。
我爸也不让我随便剪指甲,剪下来的指甲盖必须给他,少了一条他都能找上半天。
每到阴历十五的时候,我爸就把我的头发和指甲和在鸡饲料里喂鸡。
我问过我爸:为啥要拿我头发喂鸡。
他说:你属鸡的,把你头发加里,鸡吃了长得快。
可我总觉的不是那么回事儿,我悄悄观察过他两次,才知道,我爸每次用我头发喂了鸡之后,都会把公鸡抓出来往后院的水潭子里扔。
我家院墙是个圆形不假,但是圆形封口儿的位置上连着一面光秃秃的山壁,那个风水先生说立碑,就是指块山。
山壁下面就是一座三米见方的水潭子,潭子里水绿得看不着底儿,往里扔块石头水里直往上翻气泡,也不知道潭底子究竟有多深。
我爸从来不让我往水潭边上靠,也不喝潭子里的水,用水都是到村里挑。
我爸大概一个月往水潭边上去两三回,每次都往里扔一只活鸡。
我家的鸡都要被养疯了,平时抓都抓不住,可是一到水潭边上就打蔫了,像是认命了一样,任由我爸把它扔进水里。
至于公鸡落水之后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
我爸把鸡扔下去之后,就在水潭边上守着,一直盯着水里看。
有时候能站上个把小时,有时候看个几分钟就回来。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看什么?
在我的印象里,我爸一直重复着养鸡,看水,这两件事儿,一做就是十多年。
直到我十五岁那年,我爸往水潭里扔鸡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也不再往家里买鸡雏了,人也像是精神了不少。
可是,有天我放学回来却看见我爸沉着脸在屋里兜圈子,时不时的还往电脑上看一眼,那眼神就像是跟电脑有仇一样,恨不得能上去把电脑给砸了。
我爸那脸色沉得吓人,我不敢跟他说话,悄悄往电脑上屏幕看了一眼。
上面写的是“三天之后会出现血月”的报道。
我爸当时开了好些网页,应该是看在网上说的“血月”是不是在造谣。
那时候,我爸就像是疯了一样在屋里转圈,根本不知道我已经进屋了。
直到我喊他,他才红着眼睛转过了来。
第2章你快走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我爸掉眼泪。
我永远忘不了,我爸当时看我的眼神。
我爸眼中的不...

小说《阴历十五的时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