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身半旧的红袄子

小说《身半旧的红袄子》是作者“云橛”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冷疬廨单醒效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爹动了心思,想让道长给六弟治一治傻病。可是开坛做法很贵,爹娘东拼西借还缺一吊钱,于是狠了狠心...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爹破天荒地给我买了身半旧的红袄子。
他亲自给我洗了脸,绞了指甲,含泪对我说:“五毛子,爹送你去个能吃肉的好地方,你愿意吗?”
我想都没想点头:“愿意!”
很快,我察觉出不对劲儿,拉住爹的手:“那您和娘,还有六弟也去么?”
爹低头:“我们不去,就你一个去享福。”
3后来我才知道,爹把我卖去了倚红楼。
因着翠云寺的李道长法术通神,可令哑巴开口,能让瘫子站立,爹动了心思,想让道长给六弟治一治傻病。
可是开坛做法很贵,爹娘东拼西借还缺一吊钱,于是狠了狠心,把家里多余的一张嘴卖了。
我知道这一卖,就回不来了。
因为四个姐姐就是这样,我再也没见过她们。
我拼命抓住爹的手,大哭着求他别卖我,我会听话,再也不馋嘴了。
可爹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晚,我被两个龟奴拿棍子打了一顿,因为我哭声太大,惊着客人了。
渐渐地,我认命了。
我以为我也要做妓女,可鸨母将我洗干净后,抽着旱烟,上下打量了我一通,摇头说:“太瘦,跟个骷髅鬼似的,先当粗使丫头,等十二了再挂牌子卖。”
就这样,我有了主子,四月俏小姐。
倚红楼的妓女也有三六九等,四月俏从前也是头牌姑娘,可打了十几次胎伤了气血,加上有了年纪,身材走样,面貌越发刻薄。
男人都图新鲜,她难找新客,熟客也不来,故而脾气也大起来,经常咒骂那些年轻姑娘们抢了她的客人。
可又吵不过人家,正巧我给她送汤婆子。
她一把夺走,将热水泼在我身上,拿尖指甲掐我的脖子:“鬼鬼祟祟偷听什么!
晦气的东西!”
很疼。
爹说的不对,来倚红楼吃不了肉,还要挨打。
4幸而我皮糙肉厚,十分抗打。
在倚红楼的这两年,也不是没收获。
见惯了三教九流,我也学了些场面话。
只要瞧见腰间戴佩玉的男人就跪下,磕三个大响头,喊一声老爷公子吉祥。
如果运气好,我还能得个大鸡腿儿呢。
四月俏对此十分不屑,打了我几耳光,咒骂:“天生卖肉的贱骨头。”
我想,等我到了十二岁,挂牌子了,就不用再看四月俏的眉高眼低,不用磕头就能吃肉了。
尽管我并不想卖。
可这个想法,止于...

小说《身半旧的红袄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